真的是老了,開始有回憶過往的壞習慣!

星期六回娘家,陪老奶奶吃吃喝喝一下午後,天色已暗

只聽到奶奶不斷催促著:快回家吧,晚上回家不安全!

我突然有股陌生怪異的感覺~回家?這裡不就是我的家嗎?

望了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家中擺設,耳裡聽著熟悉的聲音,吵雜卻無比親切安心

心還在想著~嘿,我家總是無時無刻這麼熱鬧著!奶奶卻又再次催促我回家

恍神中的自己,突然想起原來我已嫁為人婦,有了另一個家

而我生活了二十九年的家,成為了世俗口中的娘家

就連我要回去,都得和公婆說聲:我今天要回奶奶家

從小長大的家,被婚姻關係套住後,變成了娘家,變成了奶奶家!

 

從家走到候車的公車站牌,要先經過一條小小的巷子

腦海中浮現小學六年級的我,在那年的元宵節,和喜歡的男同學一起拿著火把

在黑壓壓的巷子裡探險,火光照著我們和其他玩伴,每人臉上充滿好玩卻又一絲害怕的表情

那時的我正想些什麼呢?是高興期待,亦或是怕黑的恐懼?說真的,我不記得了

但我卻緊緊記住,那一年元宵節,在潻黑狹小的巷子裡,在微微火光中,我和男同學緊握的雙手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二十幾年前的幼小身影,今天突然在眼前跳躍著!

嘿,一個快四十的老女人,突然在巷子口惆悵了起來~

 

走到公車站牌,望著大門緊閉的早餐店,思緒飛快回到高中年代

青澀的年華,仍默默喜歡著國小那位男同學的年紀

因為家住的近,所以升上高中的我們,上學等公車的站牌是同一個

唯一不同的是,他是明星高中的學生,而我則是明星五專的學生

在那忸捏反抗的青春中,即便二人見到面,卻各自因莫名其妙的堅持而不打招呼

只是,每天晚上睡前,總不免期待著:明天,會不會又見面?

在站牌見面後,卻又若無其事的變成陌生人,不打招呼只用眼神微微示意

自己是知道的,若早點出門沒看到他的身影,即使要搭乘的公車來了好幾班

仍是固執地不肯上車,非要大老遠看到他出現在巷子口,才如釋重負般上車

有時睡過頭了,氣喘噓噓的跑到站牌,心裡正有著今天大概見不到了的難過

卻看到他的身影仍在站牌前,講真的,那天看什麼都會呈現粉紅色的幸福

幾次睡過頭後,也不免開始懷疑,難道他也老是和我一樣賴床?

時至今日才了解,原來我們二人一直在玩同樣遊戲~總要見到對方,才肯心甘情願上車的遊戲

 

熟悉的站牌依舊,二人卻失去了聯繫

在時光洪流裡,來來往往的過客太多,想留也留不住

幸好我們可以保有回憶,即使它不太容易被記起

但某天某一個時刻,突然旋開記憶按鈕,它又總能活靈活現在眼前上演

只是,卻加添了一股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的感嘆及惆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nko92 的頭像
ninko92

微笑著與自己對話

ninko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