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總統又再宣示「支持百分之百的新聞自由」了。這次是在國際記者聯盟的餐會場合,陳總統並強調,要將保障新聞自由入憲。



就在陳總統重申支持百分之百新聞自由的豪語猶在國人耳邊迴盪之際,新聞局完成衛星電視頻道換照初審作業,送審的六十九家衛星頻道中有二十一家未過關,其中的新聞頻道只有民視一家通過(另一通過的非凡頻道,為財經新聞台),輿論譁然。新聞局則發布新聞稿指出,審議程序尚未完成,撤照之說言之過早;局長姚文智並提醒業界,民眾對新聞頻道亂象不滿,業者應回應社會之期盼。



新聞頻道被指為台灣社會亂源之一,這的確是很多民眾的共同心聲。有些新聞工作者為此亦頗感委屈,也有人對於無法堅持新聞理想感到痛心自責。也因此,台灣的新聞工作者本身並不多見高談闊論「百分之百新聞自由」的信心。證諸紐約時報記者最近因不肯吐露新聞來源而入獄的事實,民主如美國亦不存在「百分之百新聞自由」的環境,這也是全球新聞界的認知。



但未免太過諷刺的是:台灣的新聞工作者一方面聽聞國家元首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支持百分之百新聞自由,另一方面卻受到新聞局緊緊掐住頻道換照權力的威嚇,還要思量著「局長道德勸說」對比「僅有民視新聞頻道過關」的涵義;這樣的畫面,就是當今台灣新聞自由景象的寫照嗎?提倡媒體改造不遺餘力的民間團體,對新聞自由和人民民主權利理應有所認知的學者專家,服膺「媒體是第四權,為制衡政府而存在」信念的理想主義者,面對這樣的情景,該有何感想?又該作何評論?



當前部分新聞頻道的表現,的確不符專業水準,難怪有人發出「頻道減半」的呼聲。不過,對此一現象開鍘的權力,如果非由市場機制決定,卻完全落在政府行政部門的手中,且大刀揮下的結果,是「新聞頻道僅民視過關」這種局面,則除了「政治力干預媒體」之外,還可能作任何其他解釋嗎?新聞學上常說,媒體的生態由「意見自由市場」決定;卻不曾聽說,媒體的存亡應由「政府的屠場」決定。



政府壓制媒體的準據何在,目的何在,這不是昭然若揭嗎?衛星頻道帶來的資訊流通,原屬「公共財」;如果公共財變成了「政府財」,公共知識分子難道還能繼續為政府的作為幫腔?難道還能信任「媒體公共化」的理想不被扭曲為「媒體政治化」?新聞局長公開要求「業者應回應社會之期盼」,但所謂「社會期盼」亦包括長期以來民主人士追求政治力退出媒體的改革努力,新聞局又是如何回應了這種「社會期盼」呢?



國民黨時期的新聞局官員,曾被指責為政府的化妝師;如今的新聞局官員,公開以國家經費進行政府的「置入性行銷」而毫無愧色。國民黨時期的「老三台」,因具黨政軍色彩而受到輿論撻伐;如今的台視民視等無線媒體,在政府進行人事安排而引起輿論批評時,當事人理直氣壯稱「以前國民黨時期不也是這樣酬庸嗎?」一點沒錯,國民黨時期政治力插手媒體的景象與民主理念不合,才因此產生了民間人士合力推動「黨政軍退出媒體」運動。如今改革尚未成功,從反對運動起家的人士卻以「媒體亂象」為由,而幫襯政府伸黑手介入媒體之舉。當這種沒有界限、沒有制衡、沒有道德感約束的行政權力明目張膽介入媒體營運和新聞內容時,還有誰敢說得出口「百分之百的新聞自由」?



當新聞局主持頻道換照,卻見新聞台只有民視初審過關時,台灣的新聞學者和從業者應為新聞自由的環境而哀悼。「支持百分之百新聞自由入憲」這句話飄盪在此時的氛圍中,難道竟只是國家元首的一句戲言或謊言?














-----

ninko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