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春拳對上跆拳道;立委身著迷彩裝、手執盾牌,荒謬地展示莫名的決心;議員們拳腳相向的流血場面在電視台二十四小時強力放送下,儼然成為國會版的異種格鬥技表演。攸關傳播界未來發展的NCC法案,在作秀政治下,淪為低俗鬧劇的廉價舞台。



台灣的傳媒生態正面臨著自報禁解除以來最重大的關鍵點,一是數位科技發展造成電信、網際網路和電子媒介之匯流,使得現有法規不敷使用;二是新聞自由和專業在台灣近年日益複雜的政經勢力交錯下,已淪為騙選票的工具,實質上無足輕重,諸如名不正、言不順的新聞局,竟主導換照,大搞置入性行銷等怪象皆屬之。因此,建立一個超然獨立的管理機構乃屬當務之急。然而悲哀的是,當務之急竟成了利益深淵,誰都想吞噬媒體這塊大餅,掌握符號產製的權力,NCC這帖傳播界急需的藥方,再次淹沒在口水與作秀中。



在民主模式內,大致分為集合式民主和審議式民主。但台灣的政治體系不屬於此兩範疇,台灣的叫「情緒式民主」,誰能夠挑起選民的高昂情緒,誰就能當家做主。在此沉已久的醬缸文化下,作秀遂成了掠取選票的最高指導原則,有此等目光如豆的政客,NCC的難產,似乎成了理所當然。



轉載聯合報論壇














-----

ninko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